品书居 > 浪子妖仙 > 第九章 将军府中

第九章 将军府中

众人听得一声脆响,只觉得眼前一花,便不见了邪异青年的身影。

“哗啦啦”碎木板散落一地,木质墙壁上出现一个清晰的人形。这个人形直接穿透了四五层木质墙壁,本来俊俏的邪异青年,衣衫破烂、满脸是血地站起身形,用手点指尹三儿:“你……”他刚说出这一个字,便喷出一大口鲜血,倒地不起。那个老农打扮的家伙将他拖了出来,低声嘀咕道:“十六处骨折,还好!命还在!”。

他本不擅长对付尸魁那种东西,对方却一直在作壁上观,既未帮忙,也不曾现身一见。自己倒还罢了,可是姜云儿那么小,此人却冷眼旁观其身陷险境,可见不是什么好东西!此刻,那僧人将自己推荐给这位镇守将军,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尸魁并非普通妖魔,而是集群尸怨念而生的妖魔!其触角锋利又坚若金石。寻常刀剑根本伤他不得!施主身手超凡,能以自身武力将之斩杀,绝非庸手!”安玉上前一步,轻声说道。

“那日贫僧并非见死不救,实在是见施主身手非凡,想观战一番再现身,还请施主见谅!”安玉小和尚似是看出了尹三儿的不快,因此解释道。

那些人或翻白眼或轻哼一声,谁也不接这个话茬。

“小子,你有什么本事?”那雄壮如山的男子伸出比普通人胳膊略细些的指头,指着尹三儿说道。尹三儿有近丈高,站在这人面前却如孩童般。

“原来是我错怪了小师傅,在下先在这里赔不是了!”尹三儿收敛了表情,肃然说道。心中却把这小和尚狠狠骂了一通。尹三儿言罢,便要转身离去!

“高壮士,请留步!”傅俊却是伸手拦住了他,拱手说道:“想必壮士沿路已经听闻了一些兽潮的传说,如今通古城已经成为抵御兽潮的第一线,不知壮士能否助在下,助通古城十余万黎民百姓一番!共抗此次兽潮?!”说罢,便极为热切的看向了尹三儿。

尹三儿顿时觉得自己掉进了坑里,心中很是不爽!可是摸了摸姜云儿的小手,看了看周围依然剑拔弩张的围拢过来的百余名黑甲战士,知道自己不能拒绝!

尹三儿也不以为意,那邪异青年上来便招招不离他的要害,自己没有取了他的性命,算是大方了!尹三儿刚才借着宽大衣衫的掩护,悄悄释放了一部分右臂的力量,轻轻松松就重创了邪异青年。他不禁有些得意:自己控制力道的水平越来越高了。

“咳咳!”忽然一声低沉而有力的咳嗽声在尹三儿背后处响起,尹三儿整个人差点吓得跳起来。

姜云儿见这些人的目光看向自己,便吓得不行,连忙躲到了尹三儿的身后。

尹三儿却不以为意,寻了把椅子大咧咧地坐下,轻笑道:“各位,也是被傅大将军强行请来的?”

“鄙人乃这通古城镇守傅俊!听安玉小师傅说,你身手不凡,曾在清河镇斩杀尸魁?!”中年人微笑言道。

“哦?!那个大肉球原来叫尸魁呀?!大人,您过奖了!在下只是粗通拳脚,并没有什么高深造诣!”尹三儿瞥了一眼跟在傅俊身旁的年轻僧人,忽然想起:那日他斩杀尸魁时本想用尖刺暗算它,但是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因此不敢随意展示自己的底牌。

他已经知道自己不再是普通的人类,今后也将与普通人的生活告别。此刻,终于知道了那日暗中监视自己的便是这位看起来风轻云淡的安玉小师傅,心中不禁有一股气。

雄壮男子话音刚落,便觉得眼前人影一晃,尹三儿便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什么意思?”壮汉挠挠头,问旁边一人。

将军府占地颇为宽广,装饰却不豪华,府中占地最广的是一个巨大的演武场。此刻,虽然战事紧急,但仍可见几位少男少女在几个长相粗犷的战士环视下刻苦训练。

他简单巡视一圈将军府便发现,这座府邸内松外紧,府外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内里却只有些仆人在忙碌。但是他知道府中定然有高手坐镇,所以才不用像府外那般戒备森严。他被安排住在客房,客房是一栋三层木制小楼,在他入住前边已经有十余人住了进来。这些人一看便不是善茬,有的强壮如山、目露凶光;有的邪笑凛然、香气凌人;也有的看上去忠厚老实如村夫,却步法诡异、身形如鬼魅……

这一下来的突然,尹三儿脑袋微偏,谁想那细剑灵活无比,竟然扭曲了方向,刺向他的后颈。这一刺出人意料,让人防不胜防,尹三儿身体微倾,用背上的大刀硬抗了下来。这一下出奇的沉重,陡然爆发出来的力量非常强悍。

尹三儿赶紧旋转身形卸去力道,邪异青年的细剑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再次刺向他的脖子。这一刺看起来缓慢至极,却又感觉像是尹三儿主动将自己的喉咙主动送过来让他刺一般。尹三儿却没有这种感觉,只觉得背后汗毛直竖。他来不及多想,趁着卸力空挡取下的大刀用力向前挥砍。

尹三儿对着中年人和年轻和尚轻轻颔首,便背着姜云儿大步流星地进入了城中。

他刚进城,那个威严的中年人便追了过来:“这位壮士,不知如何称呼?”

“在下,高宏达!”尹三儿随口编了一个名字。

“兄弟,你的钱袋很轻啊!”尹三儿单脚踩着椅子,手上掂量着一个四方形的布袋,扭头对壮汉说道。

“原来你是小偷!”壮汉瓮声瓮气地说道:“还给我!”言罢,单手抓向了尹三儿。比蒲扇还大三号的手掌带起呼呼的风声。

五十里路,尹三儿跟着人群走了两天才到达,他也没有不耐烦,而是轻轻松松地融入了其中,时而还和周围的人聊上几句家常。

傍晚时分,尹三儿来到了通古城下,这座城沿河而建,原本汹涌澎湃的丰永河终于来到了平坦之地,变得温驯平和。通古城雄踞丰永河西北岸,引来河水建造了护城河,城内也有四通八达的河道相连,无论是战时运兵还是平时商家互通都非常便利。这里是从暗魔森林出发,进入蒙原国腹地的必经之路,是兵家必争之地。从城墙上的炮火痕迹可知,这座城池也曾饱经战火洗礼。

入城的时候,需要经过仔细的检查,驻城军队不收取入城费,只是按照取一留四的比例收缴各种金属制品。大战即将来临,军需也要储备。尹三儿本不想进城了,奈何自己的肚子和姜云儿的肚子竟然响个不停,只能闷着头想蒙混过关。

“付大人高义,高某愿与大人共抗兽潮!”尹三儿拱手说道。

“哈哈哈!我就知道高壮士侠义心肠,必不会让傅某失望!”傅俊想拍一拍尹三儿的肩膀,却发现尹三儿比其高了一头有余,只好用力拍了拍他的胳膊。

尹三儿也不再为难他,将钱袋丢还给了他。壮汉接过钱袋,摇了摇头,径自找了个结实的椅子坐了下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样子,还有人要出手试探尹三儿一番呢!

那个长相俊秀,浑身透着邪异的家伙,款款来到尹三儿面前,手一抖,一柄手指粗细的细剑陡然从袖口窜出,直奔尹三儿面门而来。

等到检查到尹三儿的时候,军士发现他背着两具大蜘蛛的残躯,也没有多问。兽潮来袭,捡两具妖兽尸体算不得多稀奇。他的身上没有什么金属,只有背后背着一把大刀,因此想让他将刀留下。

尹三儿自然不肯,这把刀虽然并非宝刀,对他却有着特别的意义,怎么能给别人?他大声争辩了几句,立刻便有数十名军士围了过来。他们手按刀柄,大有一言不合就刀剑相向的势头。

“让他进来!”正在战斗即将爆发的一刻,一个威严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军士立刻退了下去。尹三儿向上看去,发现一个面貌威严,留着三缕长须的中年人站在高高的城墙上,正对着自己微微颔首。他的身旁站着一个身穿灰色僧袍的年轻和尚,见尹三儿看向自己,也向他微笑着施了一个佛礼,然后在中年人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

尹三儿怎会被他抓牢,身形一闪,便来到了壮汉背后,轻轻点了下他的腰眼,便再次回到了壮汉面前。

壮汉这才收拢起轻视之心,立刻换上一副笑脸,对尹三儿拱手赔笑道:“这位兄弟,麻烦你把钱袋还给我!我这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呢!”

“来人啊!请高壮士到将军府暂歇!告诉夫人好生招待!”傅俊高兴吩咐道,“付某军务繁忙,不能亲自送壮士了,还请见谅!请!”

尹三儿无奈,只得随着一队军兵赶往将军府。沿路便见乡民并未被安置在城中,而是被被分批引导着向各个城门走去。往来都是军兵,他们运送兵器、守城器械,忙得不亦乐乎。

(http://m.pinshuju.net/xs/243/243158/1061583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inshuju.net。品书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pinshuj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