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居 > 浪子妖仙 > 第五章 脱困

第五章 脱困

他在拥挤的人群中踉跄着前行,泪水瞬间奔涌而出。刀疤脸听到了他的喊声,眼珠一转,招手将他叫至近前,另一只手仍然掐住小女孩的喉咙。

良久后,他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这里,看着墨绿色的竹林渐渐远去,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竟然有着许多留恋和不舍,这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让人摸不着头脑。

尹三儿走出岩洞,沿着山壁向上攀爬。周围静悄悄,只有时而吹过的风声,如泣如诉。他双手各握着一根产自右臂的尖刺,尖刺戳在岩壁上,他便可借力向上。

周围的大人们却用手搂着自家的孩子在向后缓缓挪动身形,并用恐惧的眼神时而望向一个脸带刀疤的黑衣大汉。原本晴朗的天空,乌云汇聚,天都黑了下来。

岩壁远比他想象得要高,他向上攀爬了小半个时辰,依然没有攀到顶部。以他如今强悍的身体,双臂也是酸涩无力了,他选了一棵斜出崖壁的顽强大树,坐下来休息。

手头并无吃的东西,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他如今视力非凡,上下左右巡视一圈,竟然在数十丈外发现了一颗果树,树上结着几十颗拳头大小的果实,鲜红欲滴。肚子顿时叫的更加响亮。

“小崽子,我跟你玩个游戏!你们两个只能活一个,你有三个数的时间选择是你死还是她死?”刀疤脸言罢,还对围拢过来的几个黑衣人挤眉弄眼,看向兄妹俩的表情一副戏谑,完全没有把他们的性命放在心上。

这里是一个不大的山谷,两座小山左右突出,又盘绕回来,圈住了百余亩的地方。他摸到了其中一座小山顶端,定睛向下看去,谷地中是密密麻麻的乡民,足有万余之多,大多是老幼妇孺。周围是一群黑衣人在看押他们,手中兵器刀枪剑戟都有,五花八门,有人用黑布罩住头脸,有人则是露出本来面目。

尹三儿看到一个满面污垢、衣衫褴褛的五六岁小女孩正在大哭,她声嘶力竭地哭喊着:“哥哥!哥哥,你去哪儿了?我害怕!”泪水在她的小脸上肆意流淌,划出一道道泥痕。

“看来,那些仙侠传说都是骗人的呀!要不然,我都已经祭拜两次了,怎么还没有绝世宝物或者超级秘籍显露出来呢?!”尹三儿边向竹林走去,边悄声嘀咕道。他竟然还存着这般的心思,殊不知他今日所得,会让多少修士眼红,会让多少妖族躁动。

接下来,他的眼睛仿佛黏住了般,盯着石屋后方的墨绿色竹子看了又看,可是一想到劈死大蜘蛛的那朵黑色劫云和瘆人的惨绿闪电,他就只好自顾自地搓着手离去,嘴里不停念叨着:“跑不了……早晚都是我的……我的……谁也抢不走……”

“小妮子!你哭够了没有?!烦死人了!”刀疤脸向小女孩大喊道,脸上的刀疤在跳动。他快步来到小女孩面前,单手提起她,另一只手迅速扇了小女孩几个耳光。噼里啪啦的声响仿佛打在周围人的身上,他们哆嗦着快速向后退去,小女孩方圆几丈都没有人了。

他行走在山林中,越走心中越是不安,林中太静谧了,仿佛所有动物都不见了,听不见兽吼和鸟鸣,也无任何小动物的身影。不知道为何,他忽然想起了那两声打断狮鹫追杀自己的兽吼声。忽地,他发现前方有密集而凌乱的脚印,那是一条刚踩出来没多久的小路,布满了脚印和折断的藤蔓枝叶。小路两旁不时可见倒伏在地的尸骸,一群群蝇虫围绕,血腥气冲天。

尹三儿展动身形,如一只矫健狸猫般,悄无声息地隐入了林木中,沿着小路悄然摸向前方。渐渐地,前方可闻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眼看小女孩就要被掐死了,人群的边缘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妹妹!不要啊!求你了!”那是一个看上去十一二岁的男孩,同样的衣着破烂,身上带着多处伤痕,嘴角挂着血迹。他一直在找他的妹妹,无奈被困此处的人实在太多,他又太瘦弱,沿路还因为乱窜挨了不少打。。

没错,就是温度,如果闭着眼睛抚摸这个布袋,你会感觉是在触摸一只雍容华贵的猫。他还没有弄阴白这个布袋的用处,但直觉告诉他,这个布袋绝对拥有着非同凡响的功用。

最后他又来到第一间石屋,对着朱盛的安葬处鞠了几个躬,这才恋恋不舍地走出石屋。

小女孩被打蒙了,眼泪还含在眼圈中,却怎么也哭不出声,她的脸颊肿得像包子,可见那刀疤脸一点都没有留手。刀疤脸满意地甩手将小女孩扔在地上,仿佛在扔一件毫无用处的垃圾一样。

尹三儿毕恭毕敬地鞠了几个躬,转过身便将那四个埋在尘土中的蒲团取了出来。他发现这些蒲团非常柔软,而且又厚又轻,还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味,让人心神安宁,便知道这是宝物,当即不客气地收入了囊中。

石头房屋共有九间,尹三儿在其中一间发现了很多木架,木架上摆满了兵器、盔甲等物,可惜的是,兵器盔甲没有人保养维修早已腐朽。

果子甜脆可口,尹三儿一连吃了十余颗才停了下来。没想到,摘果子的时候竟然意外发现了他的那把大刀就嵌在果树的一颗粗壮枝干上,这让他欣喜不已。继续向上了攀爬了好一会儿,他才来到岩壁上方。这里离狮鹫将他扔下去的地方很近,他还依稀记得狮鹫追击他的路线,可是,他犹豫了。

老白等人若是有人侥幸没死回到了军营,多半他尹三儿已经上了殉难的名单。倘若老白五人都已经死了,而晓音兽还没能抓回去,只有自己回到军营,铁定会被百夫长他们拉出去砍了!

半晌没有呼吸的小女孩此刻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但是她立刻用两只小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任委屈的泪水肆意流淌。她这一声吓了刀疤脸一跳,他转过身面对小女孩,狞笑道:“还他妈没死!你个贱妮子,命倒是很硬啊!”言罢一手掐住她的喉咙将她高高举起。

某一个石屋则专门存放灵丹,那些灵丹因为存放时间太长,也已经毫无药效,轻轻一碰就碎成一堆粉末。

九间石屋转悠下来,他只收获了怪物额头的菱形宝石、四个蒲团、一只巴掌大小的铜鼎和一个毫不起眼的灰扑扑布袋。这个布袋看上去很粗糙,摸上去却极为柔滑,更有一种“温度”。

他巡视一圈,看到周围人对他的畏惧更甚,非常满意地说道:“大爷我最烦别人吵闹,哪个敢不长眼,本大爷可是非常欢迎的哦!?”

想到这里,他不禁摇头,平日里他对待老白等人如兄弟,处处维护他们,却不想面对狮鹫之时,没有任何人与他并肩战斗。而军营里也是一片乌烟瘴气,各种官僚横行,根本没有出头之日。否则他这身本事怎能只做个伍长这样的芝麻小官?

可是不回军营,又能去哪里呢?这个问题难住了他,天下虽大,去哪里才好呢?思索良久,尹三儿还是决定先回家看看再说,那里有他在乎的人,也有他温暖的回忆。当即,他分辨了一下方向,便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http://m.pinshuju.net/xs/243/243158/1061583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inshuju.net。品书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pinshuj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