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居 > 从霍格沃茨开始改变世界 > 第四十章:我想我让他失望了

第四十章:我想我让他失望了

康纳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然后……

“那我还能问最后一个问题么,校长?虽然我觉得自己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但是……我觉得还是问问你本人比较好。”

康纳伸手搭在了邓布利多那苍老的手上。

“您不愿意发挥自己所拥有的超凡力量,也不愿意过多动用自己的影响力,您想要尽可能的将自己当成一名普通的巫师,将希望寄托于如今的秩序上。”

没有再征求那位老校长的意见,康纳只是下达着这样的判断与结论。

这也是他对那场灾祸、那种表面上存在着的误会的解读。

“您追求的,是程序上的正义,是整个巫师社会的稳定。”

此刻,康纳的心情很复杂。

这反倒是暴露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下船吧,孩子,我们去其他地方。”

邓布利多缓缓站起身来,他走上了岸,而康纳则跟在他的身后。

一老一少就这么漫步在霍格沃茨的对面,而他们走的路明显是离开霍格沃茨的。

他感觉自己能够理解面前的这位老校长,明白他的所思所想。

但是,他又很想笑。

“您如此信任着那份秩序,那它本身应当毫无缺陷才是……对吧?”

也许是感慨,也许是讽刺,这话放到现在莫名有些刺耳。

而在邓布利多的注视下,康纳只是捂着自己的额头、又捂住了自己的脸,看上去就像是要调整自己的表情一样。

“你认识我母亲、还有我家爷爷,是么?”

“是的,我认识他们,特别是你的爷爷,我认识他,只是……我想我让他感觉失望了,孩子。”

‘嗖’

一阵扭曲与振动,远离了霍格沃茨的二人消失在了原地。

“你自己来判断吧,孩子。”

一时间,康纳有些走神。

这番话他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

但话又说回来,这看似是交付了某种选择与判断的权力,可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啊!

“所以,您绝对不愿意触碰那道底线,您害怕自己可能会因为私情还有其他事情堕落至另一个领域。”

终于,那原先在黑湖上漫无目的游荡的船只终于靠岸了。

但却不是霍格沃茨的城堡下方,也不是一边被称作禁林的地方,他们最终还是在黑湖的对面靠岸了。

轻微的碰撞所传递来的震荡缓缓蔓延,似乎是在催促那一老一小直接下船。

但无论是康纳还是邓布利多却都没有什么动作,他们依然留在船上。

稍稍瞥了一眼周围后,康纳再一次将注意力摆在了那位校长的身上。

“我其实无意指责您的生活态度,校长,但现在摆在眼前的确实是天大的麻烦。”

不谈过往的那些事,也不谈波特夫妇的死因,更不谈哈利的身世与救世主的称号,现在问题就在学校里。

“不说其他,就奇洛教授那种状态,他在学校一天都是对学生的不负责。”

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康纳言语之间明显对魔法部没有什么好感。

他只是捂着自己的脸,又揉起了自己的太阳穴,那种徘徊在头脑之中的繁琐、抽丝剥茧带来的愁苦让他疲惫不堪。

“校长,请告诉我,魔法部只是因为盛怒,所以没查清楚真相便下达了判决,好么?请告诉我是因为他们对那些黑巫师、那些食死徒的憎恶,才让他们这么做的。”

但是,邓布利多却并没有开口,他那原先清澈的眼神之中好像混入了一些浊物一般。

好像在这一刻,与康纳谈话的并不是什么霍格沃茨的校长,也并不是什么20世纪最大的白巫师,只是一个行将就木、弱不禁风的老人。

“孩子,将手给我。”

“嗯?”

“你难道不想去看病么?去圣芒戈。”

“啊,对的,我得去医院。”

就这么叹息了一声后,康纳开口说道。

“您给自己规划了一道界限,如果没有到万分危急的时刻,您永远不会去触碰它。”

至于理由的话,也很简单。

“最让您恐惧的,其实是您自己。”

是的,世上最伟大的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最害怕、恐惧的就是他自己,而这份恐惧却源于他自身的那种理智。

各种意义上来讲都是这样。

“不说伏地魔会造成什么麻烦,您就不担心一下学校的教育质量问题吗?我听说五年级与七年级还有大型考试来着,您总不能拿学校学生的前途来开玩笑吧?”

然后,校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当然不会拿学生们的前途开玩笑,孩子。实际上……我会一直协助讲课,还会针对O.W.L.s和N.E.W.T进行培训。”

真的,当某些答案缓缓在康纳心头浮现出来的时候,康纳都感觉自己是不是疯了。

一位曾经直面过各种黑巫师,见过大风大浪的老巫师居然会抱有恐惧的心理?

康纳几乎下意识就想要否认那些事情,但与此同时,他的理智又告诉他,这就是真正的答案。

虽然很多人都认为阿不思·邓布利多绝不会恐惧,如果有必要,他甚至愿意坦然赴死。

但是,很多人都忘了一点。

重新拍了拍脸颊后,他低声询问道:

“校长先生,总之我想问一下一些具体的细节,比如说……魔法部的执法、逮捕小天狼星的那些事情,我同样没有想明白这些,即便您不出手,有些事情也应该是能够通过外力解决的。”

即便是现在,康纳感觉自己都能列举出那些物件。

“读取记忆不一定要摄魂取念一类的,单纯的抽离记忆置入冥想盆、又或者是使用吐真剂什么的,我想魔法部应该有这些才对,我相信通过这些手段,也不至于出现冤假错案才是。”

但现在偏偏已经出现了,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了。

然后,康纳原本的抱怨就这么停滞了下来。

他发觉自己好像领会了什么。

“校长,你……”

康纳一时间语无伦次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邓布利多伸出了手:

能令人发自内心恐惧的,不一定是外物,还有着内心。

而邓布利多或许就是这样的人。

短短一番接触下来,康纳发现自己对这位校长的认知已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曾经认为他应该是强大、洒脱却又有些俏皮的老人,但在那种就连孩子们都会会心一笑的活泼表现下,藏着的却是一个被囚笼禁锢、被各种锁链绑缚着灵魂。

“所以说,世上最伟大的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永远只做众人眼里的正确之事,是么?”

“那伏地魔应该怎么办?”

“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孩子?”

邓布利多却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他只是如此询问着。

“问我?校长?你才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你……”

“他们是不是没有使用这些手段?我猜连最基本的流程都没有走,起诉、审判什么的,这些是不是都没有。”

“……是的。”

邓布利多低声说道。

“在当时,没有经过任何审判,魔法部将西里斯扔进了阿兹卡班中。”

“那还真是得感谢他们没有执行死刑什么的,至少提供了一个翻盘的机会不是么?”

(http://m.pinshuju.net/xs/243/243056/1062269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inshuju.net。品书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pinshuj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