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居 > 分手后,我渣顶流的事被全网曝光了 > 第50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第50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他是想通过顾沛,来挑拨顾斯柏和宴涔,让兄弟俩反目,离间姜云幼和顾家。

顾沛在阻止这一切。

为什么?

他不想这件事被人知道,是在保护谁?保护宴涔?姜云幼?

他喜欢姜云幼?

这更说不过去了,他要喜欢姜云幼,又怎么会让姜云幼嫁给顾斯柏?

说给他听?

怎么不说是想借刀杀人?

“看来姜董是真跟姜云幼把关系给断绝了。”顾沛笑吟吟,“不然这毁人婚事的事儿,姜董也干不出来。”

姜高朗一时间真猜不出这顾沛的意思。

“二少的意思是……”

“你问我?”顾沛要笑不笑的看着他,“这话不该是我问姜董吗?姜董把这消息告诉我,是想做什么?”

姜高朗忍不住的往后退了一步,“还,还有我的妻女。”

“行!”

顾沛指着姜高朗,咬牙切齿:“把这事儿给我烂到肚子里!但凡还有一个人知道,我让你姜家成姜瓜!”

“二少!”

姜高朗急急忙忙说:“姜云幼和宴涔自己也知道!还有多少人知道我真的不清楚!”

“你他妈真是——”

“二少想多了。”

姜高朗笑,“想看狗咬狗罢了,这顾家必然是顾二少的,给二少看出笑话。”

“砰!”

顾沛手里的酒杯与茶几面砰出一声骤响。

“狗咬狗?”

他眼神倏的凌厉,鄙夷的看向姜高朗:“我顾家的人,狗咬狗,那我是什么?”

不对不对!

他不是喜欢姜云幼,他是想要顾斯柏娶姜云幼,娶一个毫无背景的姜云幼。

这样,顾斯柏对他来说就毫无竞争力。

只要他娶上一个背景相当的,那顾家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换而言之就是:

顾沛不可能娶姜林玥!

姜高朗立马敛了情绪。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顾沛遥遥盯着他。

姜高朗心下骂了句,但还是如实相告:“顾四少也知道。”

“你他妈——”

顾沛气的恨不得拿酒瓶砸他!

“还有谁?!”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他可是在竭力的促成姜云幼和老四结婚,姜高朗这个时候跳出来想干什么?

利用这一点,来挑拨他们顾家的关系?

是挑拨他呢,还是来挑拨老四和小五?

“两人在一起了多久我不是很清楚,但两年前分手的。”

姜高朗笑了下,“就是个事儿,说给二少听听。”

顾沛轻啧。

顾沛也没注意手边有什么,抄起一个花瓶就朝他那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花瓶四分五裂。

幸亏姜高朗躲的快,否则这花瓶就砸他身上了!

顾沛真他妈气!

他为了让顾斯柏娶姜云幼,做了多少动作,结果呢,这狗东西,一句话就把这一切都搞砸了。

还敢跟他邀功!

他憋屈,但也只能应下:“是。”

四十来岁的人,在二十几岁的人面前,却也只能低头认错。

憋屈。

姜高朗看着顾沛往外走的身影,眼底是一片霾色。

“对了。”

顾沛突然转过身来。

挂了电话后,他想了想,拿出手机给许淑艳打了个电话。

“宴涔和顾家的关系,你和玥玥谁都不要往外讲。”

“不想姜家完蛋就给我把嘴闭上!”

姜高朗不耐的挂了电话。

他深吸一口气。

不对。

姜高朗脸色微变。

有些难堪。

“都是误会。”

“误不误会我不管,你继续说。”顾沛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姜云幼和宴涔?

这事儿倒是有点意思。

邀他妈的功!

“你给我老老实实的!”

顾沛一脚踹在门上,气得是脑袋都要炸了,整个人骂骂咧咧的走了。

姜高朗却是脸色阴沉至极。

不应该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

顾沛一顿。

他掀了下眼皮,脸上的神色让人琢磨不定。

“顾五少?”

他嗤了声,靠在那冷冷的看着姜高朗:“姜董这消息还真够灵通的,就是不知道我顾家什么时候有个顾五少了,我怎么不知道?”

姜高朗心下一跳。

不应该啊。

他立马赔罪:“我这消息就是不灵通啊,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二少海涵。”

姜高朗心下一慌:“二少……”

“原来在姜董的眼里,我顾家人都是狗。”

顾沛起身,冷眼瞧着姜高朗,“一个小小的姜家,也想干预我顾家的事儿?怎么,在你眼里,我顾沛就是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不顾亲情的狗杂碎?”

“二少,误会,误会!”

姜高朗完全没想到顾沛居然会发飙。

顾沛不是一向不喜欢顾斯柏,对他残疾都恨不得拍巴掌庆祝的吗?

姜高朗摆摆手:“出去。”

“是。”

侍者出去了,又把门关上了,包房里只剩下姜高朗一人,安静的可怕。

姜高朗靠在沙发上,过了一会儿后,拨了个电话出去。

“你消息是不是给错了?”他语气沉沉。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眉头拧的更紧了。

顾沛不说话。

“那顾二少应该认识宴涔吧?”姜高朗换了个方向,“他跟顾四少交好,顾二少这个应该知道。”

顾沛看向他。

姜高朗心下有底了,说:“宴涔有个心上人,不巧,是小女。”

“姜林玥?”

“不不不,是姜云幼。”姜高朗说。

顾沛嗤笑一声:“据我所知,你们姜家已经和她断绝关系了吧?钱都收了现在还说她是你女儿,姜董这算盘打的好啊。”

他去见顾斯柏的时候,顾斯柏明明就是很怕这件事被顾沛知道。

为什么到了顾沛这里,他反而更生气?

到底是哪里不对?

难不成是他消息有误,这宴涔和顾家的关系不是私生子这么简单?

“先生。”

侍者听到声响过来,看到一地的碎片,礼貌询问:“需要帮助吗?”

今晚这是怎么回事?

“姜董,有句话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

顾沛俯视着他,“我顾家不动你,是顾念着上一辈的恩情,不想把事做的太难看,这不代表你姜家就可以对我顾家指手画脚。”

“这件事,你给我烂到肚子里!”

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脸阴寒:“你要胆敢把这事儿传出去,就别怪我顾二不念情面!姜董应该不想流落街头!”

姜高朗知道今晚这是踢到铁板了。

(http://m.pinshuju.net/xs/242/242605/1061673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inshuju.net。品书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pinshuj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