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居 > 疯了!带崽逃亡种田,王爷他竟以身相许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是不是该成家了

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是不是该成家了

现在看到水淼淼他竟然有了心思,竟然想要成家了,甚至觉得余生有她在,也许会有一个不一样的结果。

欧阳凌悄悄退出正屋,跟站在门口看着自家儿子的秦硕站在一起,眼神一直没有离开屋子的方向,看着里面孩子们一本正经的拜师,还有那个笑盈盈站在一边看着姑娘,看着身边一直守着他的人问道。

“秦大人,清姐姐,你们来了,先生已经在屋里等着了,等下就是拜师仪式,两位还是进屋跟先生说会话。”

秦硕夫妻和水淼淼只是草草的说了两句,就相携着进屋跟文先生夫妻打招呼,而水淼淼知道他们是熟识,也就没有跟进去,招呼丫头帮秦辰韬换衣服去。

欧阳凌就站在她身边,见她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就在她耳边轻声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对。”

水淼淼抽着嘴角有些好笑的问道“我是子墨的师父,文先生也是,你说我为什么觉得别扭。”

半个时辰后,一排四个男孩,三个姑娘站成一排,一个个轮流上前行礼,虽然仪式在文先生的建议下简化了很多,但是该有的流程还是要的。

最先上前的是面积最大的刘子墨,虽然只是挂名学生,但是礼数还是一样,只见他在门口的洗手台上仔细清洗干净小手,又整理一下衣冠,这才端起丫头手中托盘恭恭敬敬的跪下。

“你说,我是不是该成家了。”

不是说只收做挂名弟子,怎么就收为了弟子了呢?要知道挂名弟子和弟子有很大的差别,不过虽然觉得疑惑,但是也为刘子墨高兴。

忽然她嘴角的笑僵硬在嘴边,刘子墨是她徒弟,现在又拜文先生为师,那她岂不是和文先生平辈了。

几个小家伙被丫头们带下去洗漱一番,换上之前就准备好的衣服,这才带着走了出来,男孩统一的宝蓝色长袍,女孩都是清一色鹅黄色长裙。

当秦硕过来的时候水淼淼一眼就看到了,也来不及打招呼赶紧秦辰韬小朋友去洗漱换衣,这才跟秦硕夫妻说话。

欧阳凌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就低低的笑了起来,他说这丫头怎么就一直表情怪异,没想到她竟然在纠结这个,真是太可爱了。

水淼淼见他一直笑,忽然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要是再笑,小心我毒哑你。”

刘子墨又是一叩首恭敬的回答“学生受得。”

“起,既入我名下,那就是我的第六位徒弟,以后望你戒骄戒躁安心用功。”文先生抚了抚胡须让他起身,更是承认他为自己第六位弟子,这让水淼淼有些诧异。

父皇留下的烂摊子可真是烂,就算是他和皇兄使尽手段也只是保持平衡而已,而他这些年要做的就是做皇兄手里最锋利的刀。

要是他倒下,皇兄也就坚持不住,不说为了他,就算是为了皇兄自己都要咬牙坚持,曾经皇兄也说要让他娶妻生子,但是当时自己身中剧毒,哪有心思想这件事。

“没忘记,娘亲,等下韬儿会好好的表现。”秦宸韬小朋友刚才就是听到小伙伴的声音有些兴奋了,被娘亲一提醒就老实了,再说了娘前可是说了,以后就让他留在水姑姑家里跟着文先生学习,玩耍的时间以后有的是。

水淼淼见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就让几个孩子赶紧去洗漱一番,等下就要进行拜师,这拜师在这个年代可是很郑重的事。

“我不笑了,不笑了,水姑娘你多虑了,这个拜师跟你那个拜师没什么关系,虽然你们同样是他的师父,但是却是各论各的,只是子墨个人的事而已。”

欧阳凌见小姑娘生气了,赶紧小声讨扰,又跟她解释这其间的关键,并不是说你和文先生同样是师父就享有同样的待遇,这也只是对刘子墨个人而已。

另一边,文先生由欧阳凌和村长父子陪着,文先生也是个随和的就问起村长今年的收成什么。

要是说别的话,村长父子估计就接不上话,可是问起种地的事,他们就有说不完的话,一时间屋子里也很热闹起来。

这托盘里按照规矩摆放着一把芹菜(寓意为勤奋好学,业精于勤),一小捧莲子(莲子心苦,寓意苦心教育),一小捧红豆(寓意红运高照),几颗红枣(寓意早早高中),几颗桂圆(寓意功德圆满),一条腊肉(以表达弟子心意)。

水淼淼就在旁边看着,也觉得很是新奇,这古代的拜师礼可真是有趣,就看看那拜师礼就知道,每一种都有很好的寓意。

欧阳凌看着这样的水淼淼眼眸深了深,忽然觉得身边有这样一个人肯定会很有趣,也许这就是母后以前说的缘分。

以前的他,一心只想要帮皇兄坐上那个位置,要是坐上那个位置的人不是皇兄,那么就是他们兄弟的末日,可是当皇兄好不容易坐上那个位置了,接下来的事就让他没有时间想其他的。

钟老和秦朔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很热闹了,秦宸韬还在马车里就听到院子里的笑声,挣扎着就想要下车,他要去找岚岚妹妹玩。

秦夫人眼疾手快的把儿子抓在手里,这臭小子自从身体恢复后就好动很多,今天可是你能他过来拜师的日子,可不能随着他的心意耍“韬儿,来之前娘你可是答应娘亲要好好听话,怎么这就忘记了。”

“哼”轻哼一声不再理他,真是太生气了,这家伙真讨厌,竟然敢笑她,看她明天要怎么收拾他。

水淼淼还没有发现自己在欧阳凌跟前,竟然不再是刚开始那种不理不睬,反而是理所当然的使着小性子。

耳边响起刘子墨那标志性的声音,这孩子正是变声期的时候,说话的声音有些怪异“学生刘子墨拜见先生,以后还要辛苦先生不吝赐教。”

“入我门下就要吃得了苦,挨得住训,你可受的。”文先生对于徒弟的要求很是严格,眼神紧紧的盯着地上的人珍重的问道。

(http://m.pinshuju.net/xs/233/233941/1061674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inshuju.net。品书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pinshuj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