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居 > 书生风华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解毒丸的用法

第一百二十一章 解毒丸的用法

……

「姐姐,这天上又没有星星月亮,你在看什么呢?」何水玲问冯月道。

「倒也不是看什么,只是今夜觉得有些心神不宁,想要到院里来透透气……」冯月回答说。

「自我来到这岛上之日起,不知受到了多少无端的刁难!等到师父回来,我便要率人清洗了所有玉穹教逆徒!从此以后,这岛上就只剩下华山派的人,和自命清高的玉穹教人不同,他们都是皇家的忠诚卫士。」周羽面无表情地说道。

陈进以为他是单纯的受了委屈,挟私报复,也就没有在意。反正周羽一向是个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的主儿。

随着陈进一声令下,杨钏带着护卫分别进入各个房中。周羽和李韵寒一路,进房之后一剑一个,杀得不亦乐乎。

这些死在自己屋中的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经周羽和手下的「华山门徒」百般劝说仍不肯投诚,最后只落得个一剑封喉的下场。

至于玉穹真人所说的整理门风?见鬼去吧,谁有精力去给他劳心费神地管这个破教……

两天后的傍晚,流影归来。

「师父!」周羽和李韵寒一前一后地迎接流影上岛。

「师姐的毒能解吗?」周羽抢先一步问道,他比李韵寒还要着急。

行动结束之后的事宜周羽早已安排妥当,他的人从夜幕中潜出,麻利地将尸体装入袋中,扔进预先挖好的坑里填埋了。

今夜,玉穹真人没有如往常一样早睡,而是将手下的三个长老召集到一起。

「近来教中有些异动,你们几个可有所察觉?」玉穹真人问道。

三个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明白玉穹真人的意思。

「相公走前曾告诉妾身一个安神汤的做法,我这就去给姐姐熬上一锅!」何水玲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水玲,不用麻烦了!」冯月劝说道。

「不费事的,姐姐稍等一会儿就好……」何水玲的声音渐渐远离。

「师父,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庞元哲有些不理解火阳长老的话语。

「今晚掌门把我和另外两个长老叫去,在房中大发雷霆,说我们三个偏爱弟子,言行不规。真是奇哉怪也,平日里什么事都没有,偏偏在今晚挨了顿骂,此事定然是有人心怀不满,在掌门那儿胡言乱语!元哲,你明天就去寻找黄毅,找到后把他带到我这儿来,为师要亲自问问他!」火阳长老挨了骂,没有首先反思自己的问题,反而是先怀疑有内鬼告密。

「是!」庞元哲接下了任务,但心中的压力也十分巨大。每个弟子外出修炼的地点不定,或许在岛上,或许在岛的周围,或许远离玉穹岛,要他两天把人找到,属实是一件难事。庞元哲只能在心里暗自祈祷黄毅会在离玉穹岛不远的地方,否则自己也会被师父训斥一番。

不仅仅是火阳长老,劼木和金翼两位长老同样也是如此,一回房就召集自己的亲信,想要挖出潜伏在自己身旁的卧底。但结果都和火阳长老这边的情况类似,除了零散几个人外出修炼未归之外,其他的人并没有什么异常举动。于是大家都把目光盯在了这些「外出未归」的弟子身上,一旦他们现身,便会立即被长老的「嫡传弟子」扣押。

陈进看着周羽不断前行的背影,默不作声。

夜晚,周羽和李韵寒来到那些被定为「清除目标」的弟子门前,等待着陈进的决定。

直到戌时左右,陈进才带着王府的护卫赶来。

「为什么要杀掉他们?」陈进只问了周羽一个问题。

「为师找到一位炼丹术极为高超的药士,解毒丸已经练成,只不过……」流影话没说完,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师父,怎么了吗?是不是药丸丢了?」李韵寒问道,她对自己的身体关心程度还不如周羽。

「不,药丸安在,但韵寒现在不能服用……」流影叹了口气。

「却又是为何?」周羽大为不解道。

几人在玉穹真人那儿挨了一顿训斥,回到住处后立马把与自己最亲近的几个弟子召来。

「元哲,最近你身边的人可有什么异常之举?」火阳长老问道。

「异常之举?」庞元哲回忆了一番,但却想不起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除了周羽那个变态升级怪之外,还没有什么能够让他觉得异常的东西,于是他说道:「师父,最近好像平静得很,就是黄毅外出修炼数日,还未返回。」

火阳长老气得直拍桌子,怒道:「肯定是他在掌门面前告我的状!这个黄毅,真是岂有此理!上次他找我索求突破所需的丹药,我只给了他一颗,他定是因为此事怀恨在心,到掌门那里参了我一本!」

周羽和李韵寒看着那颗小小的药丸,脸上都挂着一点点羞怯之意。

「回房吧……」周羽轻声说道。

「嗯……」李韵寒低声回应道。

「我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但如果你和你手下的护卫不想露天而眠,就只能这么办!况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陛下的旨意应该也和我的意见差不多吧?」周羽看了看陈进说道。

「你怎么知道?」陈进惊奇地问他。

「不是说了吗?猜的。」周羽自顾自地走在前面。

杨钏走到陈进身后,低声言语道:「殿下,他变了,是么?」

「这烈焰之毒虽烈,但经过前两个疗程的消解,毒性已经退去不少。而寒霜草制成的丹药同样是性寒之至,倘若直接服用,又会被寒毒缠身。」流影解释道。

「那师姐体内的毒该如何化解?」周羽立即追问道。

「寒霜之毒当以精阳之气破除,若是韵寒已经嫁人,则须得韵寒的丈夫和她一同破毒。可韵寒至

今仍是云英之身,此药不可服……」流影的话让周羽和李韵寒对视一眼,纷纷低下头去。

「前些日子,几位师弟找到了寒霜草,师父她老人家外出寻找医士为师姐炼制丹药,怕是还有几日才能回来。如果你不急着回京,在岛上小住两日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周羽说道。

「在此地待上三五几日无妨,但不能耽搁太久,否则定会招来父皇的责罚!」陈进回应道。

「既然你也同意,那就在这儿好好看看着玉穹岛的风光!」周羽拍拍陈进的肩膀说道:「只不过呢,倘若只有三两人,食宿安排丝毫没有问题。可你们这乌央乌央三四十人,馆中恐怕没有这么多的空房。」

「这是什么意思?」陈进问道。

「掌门,不知道您所说的异动是指什么?」火阳长老问道。

「这些日子,在比武台对练的人日益减少,不少弟子纷纷早出晚归,来主馆奉香的人也是一日不日一日。难不成这岛上有什么风水宝地,大家都抢着去?」玉穹真人的话中带着些不满。

「掌门,我和火阳,劼木都在指导弟子的武艺,平日里也和弟子们吃住在一起,未曾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啊!」金翼长老战战兢兢地回应道。

「你们几个将教中的弟子分成了三六九等,凡是对你们俯首帖耳,有求必应的,你们就视为己出,倾囊相授;但凡稍微让你

流影闭着眼,回忆着李韵寒从小打到的点点滴滴,现在也是时候把她交到她男人手里了。

「这是药丸,你拿去吧!」流影接过李韵寒的手,把解毒药丸覆在她手中,随后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为师有些累了,剩下的事你们自行商量着解决吧。」

说完,流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咳咳,意思就是,有些屋子被人占了,如果你们想要住进去,那就得把原来的住户赶出去才行。」周羽回答道。

「可这是玉穹教的地盘,人家怎么会主动离开?」陈进叉着腰质问周羽,显然很不理解周羽的用意。

「那些人当然不会自主动离开,但他们居心叵测,不尊圣意,即便杀了,应该也是合乎法度的。」周羽暗示道。

「不尊圣意?你可有什么真凭实据?」陈进追问道。

最终,还是由李韵寒开口说道:「师父,我和小羽已经定下婚约,待到此行结束,我们便回京成亲……」

「你……你们……」流影吃惊地望着他们两人,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徒弟竟然走到了一起。

「本来想等这边的事情有个了结之后再告诉您,却没想到这药的副作用如此之大,只好提前知会您一声……」李韵寒低着头,脸上挂起一丝红晕。

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被人拱了,换做谁心里都会不舒服一阵,但好在是周羽一表人才,天赋超乎常人,再加上眼高于顶的李韵寒都能够被他降服,看来他应该是个值得托付的男人。

们觉得不顺心的,你们就全力打压,将这些弟子们边缘化,所有杂活累活都加在他们身上!不要以为你们几个的这些做派老夫不知,平日里老夫提醒了你们多少次?可你们仍然死不悔改!现在华山派的弟子来我教中,你们仍旧是我行我素,挑得两派弟子不和,这长老就是你们这样当的吗?」玉穹真人的怒意已经无法掩藏,弥漫在空气中。

「掌门息怒!」三位长老齐齐下跪道。

「限你们三日之内,整顿门风,若是再像从前那样无规无矩,恣意妄行,就别怪老夫无情!」玉穹真人警告三人道。

「遵命!」三位长老回答道。

(http://m.pinshuju.net/xs/230/230364/1061675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inshuju.net。品书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pinshuj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