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居 > 联盟:在IG,我说了算 > 第七百章 别吃别吃

第七百章 别吃别吃

观众们笑嘻嘻的时候,smeb的痛苦面具已经戴起来了。

而且更让他绝望的是,短时间呢,队友们还帮不了他。

中路ucal被肉鸡压得很难受,但毕竟没有性命之忧,是不能轻易回去的。

否则就会跟妖姬之间出现TP差。

中路一旦出现TP差,后果是无法估量的。

毕竟KT这一局要在下路打开局面,万一妖姬趁着加里奥没有TP的期间搞一波下路,或者在KT搞下路的时候TP下来支援,都回让KT下半区的人很难办。

因此现在根本没法帮船长,全队都在劝smeb忍一忍。

可是smeb能忍住吗?

船长的血量顿时回复了四分之一,到了剑姬一个破绽加一次普攻也无法斩杀的地步。

这就意味着剑姬无法用AQ收尾,拿下人头后全身而退。

好在为了追击盲僧,船长已经快要走出防御塔的攻击范围了。

随着防御塔的第三次攻击落下,盲僧率先阵亡,看起来就像交了一个死亡闪现。

【唉,早为什么不交闪现啊,早交闪现让剑姬扛啊,剑姬也有闪现的!】

【红蓝双BUFF啊,都给船长了!】

【这太伤了,一换一啊,还送给船长的一血!】

直播间的观众们扼腕叹息,就连选手观战席上的乌兹等人也有些不解。

而且当时的情况如此危机,船长前期的战斗力也这么弱,能换掉一个,还要啥自行车?

“不错啊,上路这一局应该能稳住了。大家好好打,我们有机会。”

mata也在队聊里说道,语气中透露出惊喜。

这对悬崖边上的他们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

前两局上路的情况都很挣扎,导致KT迟迟找不到中期的顶梁柱。

这一局KT干脆破罐子破摔,将上路定位成一个后期核心,通过船长的补发育能力,直接放弃了前期对上路的保护。

而smeb反而出奇的争气,在IG的针对下,打出了一换一的战绩。

甚至是船长拿到一血的小赚局面。

“没必要吧,这送的是什么意思?”

乌兹眉头紧皱,无法理解IG上野两兄弟这是在干什么。

要知道,一血可是四百块,加上船长自己买的那块蓝水晶,回家至少可以把耀光补出来。

有了耀光的船长,战斗力能提升数个台阶。

就算剑姬现在杀了船长,船长也是很亏的。

“不清楚,难道是BUFF转移大法?”

厂长眯起眼睛,下意识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而此时场上,船长已经开始往防御塔内逃跑,尽可能的让剑姬多承受防御塔的攻击。

刚开始还好,不断告诉自己,忍一时风平浪静,队友和粉丝们会理解他的。

可是一分半钟过去了,看着兵线不断被防御塔吃掉,对面的剑姬吃了一波又一波的兵线,等级升到了五级。

自己依旧保持着刚生三级的状态。

smeb觉得退这一步越想越气。

终究忍不住强行去吃咸。

但还没等他走出上路二塔的保护范围,一到天音波从野区飞了出来,在他身前划过。

【西巴!】

smeb骂骂咧咧地退了回去。

但陈御非但没有阻止,反而表示了支持,甚至为惹晒和宁王给出了后续的方案。

只见击杀出船长,完成一换一及BUFF转移打法后的剑姬读取了回城,然后第一时间传送到防御塔下的小兵上。

传送引导期间,出了一把吸血鬼权杖。

“奈斯!上路打得好,一换一,不亏!还是一血,其实我们算赚了。”

与此同时,在KT的队聊里,ucal有些激动。

上路传来的虽然有船长的死讯,可在此之前,却是盲僧先阵亡的捷报。

船长换掉了IG的打野,还是一血。

尽管还是损失了防御塔下的大量兵线,可这些经济加上击杀的经验也能勉强弥补一些了。

除此之外,惹晒也绕到了船长的后方,打出了第三个破绽。

船长的血量掉到谷底。

但惹晒和宁王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船长还有橘子,血量越少回复越多。

他们没有点燃之类的重伤手段,橘子的回复数值是不受影响的。

当两人各自再打出一次普攻后,盲僧和船长的血量终于都到了谷底。

盲僧这才交闪拉开距离,这是为了将船长引出来一些,以免剑姬抗塔后也被船长换掉。

果不其然,没有闪现的船长疾走两步,捏在手里的枪火谈判终于射出,命中盲僧。

随即十分极限地啃了一口橘子。

不过很快,他们便笑不出来了。

出了吸血鬼权杖的剑姬本可以不传送上线,兵线是回推线,即便是走上线都不会漏什么经验,反而可以省下一个传送以备不时之需。

但惹晒直接使用了闪现,要做的自然比打TP差更大的事业。

只见出了吸血鬼的权杖的剑姬传送落地后,直接越过了KT的上路一塔,竟然开始了断兵线。

“阿西!他这是什么意思?”

smeb脸色有些僵硬,他刚从家里走出了,即将抵达二塔,却发现惹晒过来断兵线堵他来了。

此时的剑姬升到了四级,他的船长只有三级而已,扛着剑姬的伤害上线是很危险的。

而剑姬又出了吸血鬼权杖,回复能力很强,就算扛着兵线清理一波,也损失不了多少血量。

唯一的可能,就是宁王和惹晒上头了,不顾队友反对强行越塔。

因为在他们交流的时候,队友都能从队聊里听到,作为最顶尖的指挥者,陈御必然会阻止。

就算两人只用信号交流,陈御作为辅助,也有充足的时间观察其他路的情况,也会加以阻止。

显然惹晒和宁王没有听从陈御的阻止,自行其是。

而从IG这两年流传出的陈御队霸的传言,赛后训斥宁王和惹晒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短短的一刹那,管大校甚至脑补了一波IG休息室大战的好戏。

不过他又哪里知道,陈御在比赛开始的时候,已经将前八分钟的上野指挥权下放给了惹晒和宁王。

而且惹晒和宁王商讨对smeb的强行越塔,就是当着陈御的面。

“你的意思是说,IG从越塔的那一刻开始,就打定主意是准备断兵线了?”

记得嘴角抽搐,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不然你怎么解释,惹晒和宁王敢当着陈御的面做这种决定?陈御连肉鸡都敢喷!”

管大校煞有其事地说道。

“啧只能说艺高人胆大。”

Rita感叹不已。

要知道,那么上野强越船长,可是差点连剑姬都搭进去,两个人但凡有丝毫失误,别说是现在没法断兵线了,可能拿了两个人头和双BUFF的船长要骑在剑姬的头上了。

而与此同时,在比赛场上,smeb充分验证了人的悲欢并不相通。

“防御塔的第二次攻击来了,船长看没机会跑,打算换掉盲僧,不过盲僧还有闪现的,要不先撤一下?”

Rita很是担心。

不过场上的宁王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哪怕是一换一也要越了这个船长。

这个时候一旦他闪现拉出防御塔,不仅抗塔的会变成剑姬,输出节奏也会停顿。

最重要的是,会让船长有喘息之机来放桶A桶。

在越塔的关键时刻,一丁点伤害都不能浪费,他和剑姬当然不可能花精力去跟船长抢桶子。

所以宁王压根就没打算撤。

等伤害打得差不多了,回音击的最后一刻,盲僧一脚踹了上去,最大限度地打满了回音击的斩杀伤害。

可若是他硬着头皮扛剑姬伤害回塔下吃线,至少要被剑姬打掉三分之二以上的血量,到时候打野再过来,他这局游戏就算是掉线了。

然而剑姬堵在上路一塔和二塔之间,似乎还在野区通道做了眼位,但凡船长想要绕路,都会被剑姬赶去阻截。

smeb突然发现自己没法玩了。

“惹晒这是在干什么?他不想让smeb玩游戏了?他想把这个船长打掉线?要不要这么夸张啊喂?”

解说席上,记得瞪大眼睛。

他万万没想到,刚跟IG上野打成一换一的船长,竟突然被剑姬堵得不敢上线了。

“这不是rank啊惹晒,这是世界赛的半决赛,你别这么嗨啊!”

Rita也是脸色古怪地开口。

“我的天,惹晒和宁王竟然真的要动手!船长落地了,宁王直接先手吸引防御塔的仇恨!”

记得的声音都拔高了几分,透露着不可置信。

在船长落地的瞬间,宁王的盲僧卡准时间点给船长挂上了天音波。

随后A接拍地板,成为了扛塔目标。

紧接着,惹晒的剑姬跟上,AE重置普攻,打破刷在侧面的第一个破绽。

smeb无奈,只能给了盲僧一发烈火刀,然后闪现拉开距离。

但惹晒和宁王似乎打定了主意非要杀他不可,

一个破空斩跟上,另一个则是摸眼剑姬贴上来,继续输出。

“这,有点凶啊,第二个破绽在哪里?运气不好,在靠墙的一侧,惹晒A闪.惹晒眼疾手快,趁船长还没有贴墙之前,A闪打破了这个破绽!船长的血量没了近一半!”

甚至还A了剑姬一下,以刚从盲僧身上转移过来的红BUFF减速剑姬。

剑姬AQ之后,果然被红BUFF的减速稍稍拉开了与船长之间的距离。

这个时候,宁王多扛的那一下防御塔作用就体现了出来。

成功为剑姬争取到破空斩再次冷却的时间,Q上去补了一刀,带走了船长剩余的血量。

如果没有这些许时间,恐怕就不是一换一,而是二换零了。

这个时间点,防御塔的攻击可不容小觑。

破空斩击杀船长之后,剑姬扛着防御塔的两次攻击走出来,血量只剩一丝血皮,要不是凯旋回了一口,说不定也阵亡了。

更别说扛住防御塔的第三次攻击。

众人闻言都有些疑惑。

随即就听管大校解释道:“我知道IG上野就算跟船长换人头也要杀了船长了!就是为了这波断兵线!”

“船长虽然换掉了盲僧,但是自己也死在剑姬手里,剑姬得到了经验以及双BUFF。船长损失了传送和大波经验,也就造就了现在双BUFF加吸血鬼权杖的四级剑姬打三级耀光船长。”

“剑姬领先一个传送,直接传送上线,提前堵住船长上线的所有路线,不让船长补兵吃经验。”

“虽然耀光对船长的战斗力却是提升很多,不过剑姬有吸血鬼权杖,多兰盾,红BUFF,以及破绽的四重回血,船长已经消耗不动了。带的还是征服者,船长想当着剑姬的面回塔下吃经验,差不多都要别打死。就算打不死,宁王再过来越塔,难度几乎等于没有。”

“我觉得如果没有人来帮忙,这个船长就已经掉线了。”

管大校娓娓道来。

已然理解了IG这整套操作全过程的意义。

管大校瞪大了眼睛。

剑姬的破绽机制在持续作战的时候无迹可寻,刷到哪个方位就是哪个方位,但短时间内不会重复。

惹晒运气不好,第二个破绽就刷到了靠近墙体的一侧,如果被船长贴上墙壁,惹晒就算是A闪也打不出这个破绽。

而只要这个破绽没被打掉,很长时间内都不会再刷新第二个破绽。

那么这波越塔就可以宣告失败了。

不过惹晒的运气也不算差,因为在发现第二个破绽是近墙一侧的时候,船长并没有完全贴近墙壁,惹晒的A闪还是打破了破绽。

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的三次破绽刷新都不会在墙的那一侧。

剑姬的伤害得以大幅度提高。

虽然她的话传不到选手的耳朵里,但担心的情绪可以传递给观众们。

【哈哈哈,笑死,惹晒这家伙什么时候把比赛和rank分开过?】

【说实话,惹晒比赛还是稳一点,rank那是被疯狂抓啊!】

【他rank被疯狂抓是知道打野来了不肯走,不是没意识好吧!】

【smeb人麻了,这还怎么玩啊!】

【哈哈,别吃别吃开始了!】

直播间的观众们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发弹幕开起玩笑来。

而管大校则是沉默半晌,突然眼睛一亮:“我知道了!”

如果不是宁王死前迁坟将船长带出来一些,还真有可能被船长换掉两个。

不过即便是这样,众人依旧觉得IG很亏。

“没必要吧,真的有这么想杀smeb?一换一都肯?”

解说席上,记得满脸疑惑。

他无法理解IG上野的这波操作。

“怕不是要被陈御教育了,这两兄弟是杀嗨了,满血的船长就嗯杀?”

一旁的管大校也皱眉说道。

这种打法,在职业赛场上没有那个指挥能指挥出来,管大校绝对相信不是陈御这个世界最顶尖指挥策划的。

(http://m.pinshuju.net/xs/201/201810/1061674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inshuju.net。品书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pinshuju.net